兴邦整装大国工匠巡礼/久久为功,行稳致远——王冲

来源:沈阳网 2021-01-06 15:15

  

  提起“工匠”二字,很多人往往都会联想到德高望重的老师傅,历经多年磨砺,最终成为一方能手。而今天我们《大国工匠》专栏要介绍的是一名90后,年仅25岁的他就成为了兴邦整装高级工程监理,他是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的王冲。

  第一眼看到王监理的时候,记者并不敢相信,面前这位仪表堂堂的受访者是已经有长达11年工龄的老木匠了,但当视线落到他放在桌面上的双手时,才打消了记者的疑虑。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,王监理的手看起来更粗壮有力,洁白的衬衫与被烈日晒得黝黑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不过手虽粗糙,但却富有灵性,饱含着梦想的温度。这种温度,是兴邦整装大国工匠精神的“温度”。

  兴趣

  一个民族,需要仰望星空的人,也需要脚踏实地的人。就像一个企业,需要创新的能人,也需要精雕落实的匠人。当学历不再是“硬杠杠”,关系也不再是“敲门砖”,优秀的年轻人没有背景,只要有辛勤的背影,在如今的时代一样可以大展宏图。

  记者:为什么初中毕业没有继续读书,而是去学了木匠?

  王冲:我那时候不喜欢读书,初中毕业也没考上高中,家里人就送我去学了木匠。开始只是感兴趣,学了之后就更喜欢这一行了。

  记者:手艺是在老家学的吗?

  王冲:对,我是在08年拜的师。师傅的木匠手艺在周边都非常出名,我父母也看好他手底下活多,我能多学些东西。在师傅家住了2年,最开始学习磨刨子,伐锯等基本功,很枯燥,但都咬牙坚持下来了,因为和读书相比,我还是更喜欢做木匠。师傅脾气特别不好,传统的老师傅,他有他讲究的东西,如果你不按他说的方法来,他就会特别严厉的说你(记者:都因为什么事情说过你)。太多了,已经记不起来了,就像家常便饭一样,所以到后来就不会往心里去了,反正师傅这么做也是为我好。

  北漂的日子

  不是每一个士兵都能成为将军,但每一个人都能努力成为大匠。

  记者:您出师之后去了哪里?

  王冲:跟亲戚去了北京做装修,接一些工装,样板间之类的活。在那儿呆了3年多。

  记者:北漂的日子辛苦吗?

  王冲:在北京生活条件确实不怎么好,当时住在南五环,3个人挤在7,8平米的简易出租屋里。每天早上5点多就要起床,去赶最早的一班公交车,去北四环北五环那边,每天工作10个小时,下班还要做公交车回去,晚上到家最早都已经8点多了。但怎么说呢,那个时候感觉看什么都新鲜干劲十足,倒也不觉得辛苦。

  记者:后来因为什么原因来沈阳了呢?

  王冲:当时是2012年,家里人觉得我不能老在外面漂着,北京的房价又那么贵,在北京终归不是长久的打算。后来听别人说沈阳这边装修行业发展的挺好的,于是我就来沈阳了。来沈阳之后随便找了一家小公司,做了一年多,没什么活,继续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在2014年的时候跳槽来到了现在的公司,做了4年多的木匠,去年成为了监理。

  把每一家活当成自己家事情来做

  用一份专注,淬炼出时光的品质;凭一份真诚,坚守着自己的初心。王冲能成为公司的中流砥柱,是因为无论在多么平凡的岗位上,他从不浮躁,始终关注精益求精,久久为功,直至成为客户眼中的值得信任的人,同事眼中的优秀能干的人。

  记者:来公司这些年您觉得您自身有什么成长吗?

  王冲:做事情的态度有了改变,眼界更开阔了,能站在客户的角度去考虑问题,会想着怎么让客户省钱,当工人的时候就不会想这么多。再就是技术手艺方面,水电瓦木油各个工种的知识我都可以学习,在当监理之前,公司有一个为期40天的培训,6个老监理轮流带着我去工地学习质检,这些都对我有很大的提升。

  记者:您的年纪在监理这一行中算小的了,在工作中有没有因为年纪的原因给您造成过困扰?

  王冲:有啊,还不少呢。(记者:能具体说说吗)我还没当监理的时候,有一次我去一户业主家做吊顶,业主看见我,你能明显感觉到他的不信任,说了句“唉,这么年轻的木匠啊”我知道那个时候我说什么都没有用,只有用实际行动去“征服”他。做了2天之后,业主非常满意,因为他比较了左邻右舍的木匠活,觉得还是我给他家做的好。所以说还是要凭本事说话,做每一件事情都认真对待,把每一家活都当成自己家的事情来做,认真服务好每一位客户。

  记者:当成自己家的活,那假如您家装修,作为专业的您,都会关注哪些细节呢?

  王冲:那真是太多了,装修很麻烦的,就拿水电瓦木油中最重要的水电装修来举例吧,作为客户应该关注开关插座和水路接口的位置,要根据自己的日常习惯来设计,还有就是插座的数量也要留够,像厨房这种地方小家电比较多,如果插座不够,到时候放插排太难看了。而作为监理要关注水电装修前的开槽,槽开的直不直,直接影响后期水电的施工效果,开槽厚度一般是地面粉刷层2--3cm,这是刚好把水管或电线管放进去的一个深度,另外还要求所有的墙面开槽要横平竖直,方便后期墙面安装瓷砖,还有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水路打压测试等等。其他的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,总之装修无小事。

  记者:能说说你眼中的公司是什么样的吗?

  王冲:我眼中的公司,就是身边的同事,领导都挺好的,分活也挺公平的。工艺,卫生要求很严格。(记者:严格?从什么地方体现。)单纯从木匠的角度来说,就比别的公司要求高,比方说吊顶用的骨架,别的公司一般都是用开的夹芯板钉,而咱们公司要求先打眼,再上木塞,工序很繁琐,费非常大的劲,但这样做完的吊顶比较结实,不容易开裂。兴邦是一个很好的平台,6万平嘛(指兴邦整装占地6万平的家居定制城),在沈阳没有哪家公司能做到吧,我为我是兴邦整装的一员而感到自豪。

  工匠精神”是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,沉潜蓄势,才能达到了事业的高峰。年轻的工匠,不年轻的工匠精神,把执着融进了血液,把专注刻进了生命,淡然应对身外纷繁喧嚣和霓虹闪烁的世界。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有志青年,学习王冲身上的工匠精神,涌现出更多年轻的“老师傅。

  编后:至此,《大国工匠》专栏已刊发二十六期,在此过程中,我们努力刻画着这个浮躁的狂潮里,一个个可贵的匠心故事,用真实生动的榜样力量,沁染读者的心扉。希望能和读者们一起,从匠心精神里,汲取最朴素的生活力量。

编辑:xw02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(sydcomcn)
本文为商业推广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